白蔷忘川

咕嘿嘿嘿。

马克一下太太的设定!

三途川墨染:

这个脑洞不记录下来感觉很难受睡不着。
大量私设出没,情节非常ooc非常没逻辑非常狗血。
番外的名字可能就叫parallel。承接《脆弱易碎》世界线,但是cp变成了二世咕哒子,同时有一个咕哒子对大公的巨大单箭头,而且这个咕哒子可能很渣很ddf。
几个设定:saber—罗摩,archer—二姐,lancer—美杜莎lily,rider—乔尔乔斯,caster—童谣,assassin—杰克,berserker—贝奥武夫
虽然有完整的对应关系但是有些角色可能不会露面只有设定。

十年以后,在布加勒斯特进行了一场圣杯战争,咕哒子和二世听到消息都来了。然而时钟塔封印指定的人不是二世,咕哒子也只是一个脱离了任何组织的祭位魔术师,由于saber的位置迟迟空缺,所以圣杯战争一直处于准备的前夕,咕哒子就动了想要暗杀lancer或是berserker的御主的念头,借此机会召唤出大公。

为了探查情报,咕哒子和二世在布加勒斯特的酒店留宿,却遇到了深夜潜入的assassin(杰克),杰克的御主魔力很弱无法补给魔力,所以需要杀魔术师来补魔(类似六导玲霞的设定),在要杀掉二世的时候咕哒子制止了杰克,杰克认出了咕哒子(妈妈)于是停了手。这件事被暗中观察杰克的rider(乔尔乔斯)的御主看见了,因此咕哒子和二世在布加勒斯特的消息不胫而走。

害怕杰克被令咒命令来暗杀他们,于是咕哒子和二世就住到了郊外一户农家里。等了几天以后咕哒子碰到了和caster(童谣)交战的lancer(美杜莎lily),咕哒子发现美杜莎lily的御主就在附近,想要引他进入童谣的固有结界中伺机暗杀,结果失败了,自己被困进了童谣的固有结界里,最后被二世救了出来。

就在咕哒子把目标转向berserker(贝奥武夫)的御主时,二世得知了saber(罗摩)被召唤出来的消息,圣杯战争将拉开帷幕,而这之后咕哒子可能再也没机会了。那之后咕哒子抱着大公留下来的披风好几天都没说话。

然而没过几天,咕哒子听说了lancer败退,又想试着还有没有可能召唤出大公。二世在一旁看咕哒子召唤时发现了咕哒子的魔术回路出现了问题,如果再强行与英灵订下契约可能会加速燃烧她的生命因此阻止了她。被阻止了的咕哒子又沉默了好几天才终于找二世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其实她也爱着二世。

十年前的咕哒子一直处于摇摆不定的心情,如果没有在那个夜晚,二世推了她一把,她或许永远不会和大公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自从离开迦勒底以后,咕哒子也决心要追随大公的脚步,成为他的家臣。她原来以为二世会帮自己是因为他在自己身上看到他的影子,以为自己追随王的脚步和二世一样,却不知道二世推她一把还有一层原因是想看到自己所爱的人能够实现她的愿望。

一直以来咕哒子都弄错了一点。对二世来说大帝是他的人生导师,是他一生想要效忠的王,迷茫时的引路人,他们是君臣,是师生,却不像大公和咕哒子那样多了一份恋慕在里面。大公不仅仅是咕哒子的人生导师,她的王上,他们之间还有超越君臣,更接近于王与王妃之间的情愫。扭曲而矛盾的感情使得咕哒子从十年前温柔冷静变成了现在的阴暗焦躁。

十年前,最初的时候咕哒子是喜欢二世的,但那个时候的二世一直对她提起效忠的主人只有大帝一个,所以她以为二世很讨厌自己作为他的御主,然而事实上二世只是单纯傲娇没有告诉咕哒子想和她保持良好的关系,因此在迦勒底他们失之交臂,二世也把直到最后都没能向咕哒子说的话埋没了十年,直到出现了咕哒子的魔术回路变得混乱甚至活不了多久的契机,他才终于告诉了咕哒子他一直没能说的话。

追随王的道路,或许只有两个人一起走,才能在快要误入歧途陷入绝望时互相安慰互相陪伴。虽然他们的愿望可能永远也无法实现,虽然他们的道路是两条毫不相干的平行线,但是唯有平行线在能互相陪伴对方走到永远,而陪伴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8)
  1. 白蔷忘川一条归桥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一下太太的设定!
©白蔷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