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蔷忘川

咕嘿嘿嘿。

[二世咕哒子]Parallel 2

*二世生日混个短更,感谢 @八雲燐 太太的花式刷屏提醒

*依旧小学生流水账渣文笔+ooc,以及这种沉重的内容完全不能拿来当生日贺文吧……

*顺便补充一下昨天忘记说的……这个咕哒子略微有点黑化(?)接受不了的话慎点

 

  

2/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超出了埃尔梅罗二世的认知。

“妈妈……?”

在听到藤丸立香的声音以后,杰克慢慢将视线聚焦到了近在咫尺的女性身上。起雾的夜晚,目标是女性——对于开膛手杰克而言,这是再完美不过的杀人场合了。尽管魔术师对从者的攻击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埃尔梅罗二世还是打开了魔术回路,哪怕只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攻击,他也想尽可能保护藤丸立香。

——但是杰克把手中的匕首,又收回了鞘中。

她蹦蹦跳跳地走到藤丸立香的身边,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她:“真的是妈妈吗?没有骗人吗?”

“是哦,是小杰克如假包换的妈妈哦。”

藤丸立香蹲在地上,摸了摸杰克的头,杰克也张开双臂,回应了藤丸立香温柔的举动。

“小杰克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因为……”

杰克垂下双眸,几乎快要哭了出来。藤丸立香忽然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梦魇——那时,除了梦见弗拉德三世参与亚种圣杯战争的过去以外,她也梦到过开膛手杰克在那次战争里的过去。

“是因为魔力不足而且御主无法给她提供魔力吧。”藤丸立香冷静地分析着。

杰克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把头埋进了藤丸立香的胸膛:“妈妈……我们好饿。”

“那……稍微等等哦,小杰克。”

藤丸立香起身,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玻璃杯,走到杰克的身旁,从她的腰间取出了她的匕首,划开了小臂内侧。疼痛让藤丸立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眯了眯眼,紧咬下唇,直到血液把整个杯子灌成一片猩红,她才从口袋里取出符文石,勉强止了血。

“妈妈……”

“虽然味道不是很好,不过喝完这个小杰克应该就不会饿了呢。”

藤丸立香微笑着把装满鲜血的杯子递给了杰克,看着她一点一点把杯中的东西吃干抹净,又摸了摸她的头,从床边抽出几张纸巾擦干净了杰克沾着血迹的嘴角。

“听好了,小杰克,妈妈没有参加圣杯战争,所以不是你的敌人,这位也不是你所知道的那个Caster诸葛孔明。妈妈和埃尔梅罗先生只是来布加勒斯特工作的,所以下次碰到妈妈和埃尔梅罗先生,一定不可以再像今天这样胡闹哦。如果埃尔梅罗先生在这里死掉的话,妈妈的这里会痛哦,小杰克不想看到妈妈心痛吧?”

说着,藤丸立香握住了杰克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那里正是心脏的位置。

“嗯。”

杰克点了点头。

“那小杰克吃饱了就快回去吧,回到家里,回到温暖的被窝里,回到小杰克这一次的‘妈妈’的肚子里吧。”

“那么,妈妈,再见咯。”

“再见,小杰克。”

藤丸立香微笑着和逐渐灵体化消失的杰克挥了挥手,在确认她消失的一刹那,她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脸色也因为失血而苍白。失血与长时间蹲着使藤丸立香在站起来的瞬间,眼里只有一片花白,好在埃尔梅罗二世立马起身揽住了她,她才没有晕倒在地上。

埃尔梅罗二世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杯子,从杯子的大小上来判断,藤丸立香的失血量大约在200cc左右,属于没有生命危险的范畴。

只不过失血带来的眩晕感一时半会是不会消失的。

“没事吧?”

“我还好。”

藤丸立香想要推开埃尔梅罗二世,但失血的后遗症让她的身体软绵绵的,连对付一个筋力E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没想到开膛手杰克竟然还记得你……我以为这一次在劫难逃了。”

“可能这就是人理烧却带来的积极作用吧,虽然我做的事情对英灵们来说也只是在阿卡夏记录里留下了微不足道的一笔。”

藤丸立香最后放弃了挣扎,靠在埃尔梅罗二世的肩上,无力地说。

“立香,我们得离开这里了。虽然这一次你能依靠Assassin开膛手杰克残余的记忆让她打道回府,但是你不能保证下一次她的御主不会用令咒命令她来杀我们。”

“不过我想既然Assassin有残留人理烧却的记忆,那其他的几位从者会不会也受到影响还记得我呢?而且离开布加勒斯特,我们要去哪里?这一次的战场显然就是在这座城市了吧。”

“至少远离市区,到郊外去。至于其他的从者会不会记得你这个麻烦人物,影响因素有很多。立香,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抱着侥幸的心态,魔术师和从者之间的战斗力差的可不是一两个等级。”

“好啦,我知道啦,听老师的。”

他们在深更半夜的时间退了房,临时“租用”了一辆车——说是租用,其实也不过是他们利用魔力破坏了车窗,强行偷走了一辆车罢了。

由于失血和睡眠不足带来的副作用,藤丸立香在后座上睡得很沉。

看到藤丸立香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中,埃尔梅罗二世脱下了自己的大衣,盖在她的身上,随即加速向布加勒斯特的郊外飞驰。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3)
©白蔷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