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蔷忘川

咕嘿嘿嘿。

[二世咕哒子]Parallel 3

*咕哒子依旧黑化,以及有少量咕哒子对大公的单箭头,有大量的私设出没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真的不擅长写这种设定庞大的故事所以只能尽量把故事写明白吧QAQ,bug可能有很多QAQ

 

3#

从旅馆离开两个小时后,天空已经泛起了一片鱼肚白。埃尔梅罗二世开着车来到布加勒斯特的北郊,他无心欣赏沿途的田园风光,只是专注地向郊外逃命,直到看见了空旷的田野上的第一户人家,他才停下了车。

抱着碰运气的心态,埃尔梅罗二世敲了敲门。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一位七十岁上下的男性,独居在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农场主。

埃尔梅罗二世和他交涉了几分钟后,得到了老人的允许,抱起车后座的藤丸立香,跟着老人走到了房屋二楼的空房间里。

在抱起藤丸立香时,埃尔梅罗二世差点吓了一跳。虽然她看起来比十年前长高了也变瘦了,但他绝对没想到,现在的她竟然已经瘦到了连他抱起来都不太费力的程度。

这十年来她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埃尔梅罗二世不忍心打扰藤丸立香的梦境,哪怕现在有再多疑问,他也只好继续憋在心里。

藤丸立香一直睡到了正午才醒来,看着自己又躺在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上,她狐疑地环顾着四周,直到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埃尔梅罗二世才松了一口气。

“你醒了?”

“嗯。这里是哪里?”

“布加勒斯特北郊的一户农家里。我和这个房子的主人说了,我们是自驾来旅行的……来旅行的夫妻,可能会在这里借宿一段时间。”

在提到那个伪造的身份时,埃尔梅罗二世明显地停顿了一下,欲盖弥彰地避开了藤丸立香的目光。

不过藤丸立香好像对他伪造的这个身份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只是把视线转向了窗外,从这里向外看,只能看见一望无垠的草原和将草原分割开的灰色的水泥路,看起来是很偏僻的郊区,离布加勒斯特城区有些距离。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你还想杀了Lancer的御主吗?”

“我想用不到我动手,说不定Assassin就会向那个家伙出手了。圣杯战争应该没有规定开战前从者不能杀掉敌对的御主吧,现在不就是坐山观虎斗顺便收集情报的好时机吗?”

诚如藤丸立香所言,现在的确是一个收集情报的好时机。她几乎在整个布加勒斯特都部下了自己的情报网,只要在打开电脑敲敲键盘,就能看到现在各个主从的情况。

“我们暴露了,Rider的御主来过我们之前住的酒店。”藤丸立香凝视着屏幕上像是监控录像一样的画面沉思道。

“除非像Assassin那样的情况,否则他们不会轻易对未参战的魔术师下手,Rider的御主也没有让乔尔乔斯来追击我们。”埃尔梅罗二世点燃了香烟,靠在阳台边,目光不时瞟向藤丸立香的电脑屏幕,那是她的魔术的杰作之一。

作为强化魔术(Enchant)的使用者,藤丸立香在这一领域里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她甚至可以用自己的魔术短暂强化英灵的灵基。最成功的一次就是十年前她面对魔神王盖提亚时使用魔术强化了弗拉德三世,保护了被盖提亚的第一宝具炸碎的灵基——尽管当时,几乎所有人,包括藤丸立香自己都认为是令咒的功劳,唯有埃尔梅罗二世看出了其本质,那是藤丸立香自身擅长的魔术。

那可能是最简单、最无用的魔术,是传统魔术师唾弃的魔术,但对于没有任何魔术背景和知识的她而言,也是最容易上手的魔术。

事实上她作为魔术师的资质只能算得上末流,甚至连魔术刻印都是迦勒底临时移植给她的,几乎所有人都在怀疑她是否会成为埃尔梅罗教室出来的例外,但她凭着自身的努力打碎了那些看热闹的魔术师们的幻想,在两年前获得了典位的称号,凭借的就是这平凡无奇的强化魔术。

她在布加勒斯特布下的情报网,其实就是那些普通的监控探头。她的魔术强化以后,那些数字信号甚至能够破解开膛手杰克的气息遮断,在摄像头里将各个主从的行动看的一清二楚。

“有点意思……Lancer似乎有所行动了。她和她的御主开始监视Caster的动向了,不过Caster的御主没有现身。”

“Caster可能会是这次战争变数最大的从者,童谣的属性会随着御主改变。”

“所以要先铲除麻烦的家伙吗?看来这个Lancer的御主行事风格还真是简单粗暴啊,不和任何人结盟就想消灭Caster,也太天真了。”

事情的发展也正如藤丸立香所料的那样,Caster童谣和Lancer美杜莎开战了。她原本戴着耳机,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却在耳机里听见了一声巨响,是美杜莎破坏了玻璃窗的声音,把她从困倦中惊醒。

藤丸立香观察着屏幕中的战况,确认现在童谣没有和御主一起行动,但美杜莎和她的御主几乎形影不离,似乎受制于魔力供给的问题无法分开行动。她立刻穿上大衣,留了一张纸条给埃尔梅罗二世,并且偷走了他的魔眼杀,从阳台上一跃而下。

不需要等待开膛手杰克动手,她现在就要亲手了结美杜莎的御主的生命。

“对不起了,素未谋面的魔术师,虽然我和你无冤无仇,但是……只有这样,我才能离那个人更近一步。”

她给手枪上好了膛,戴上了埃尔梅罗二世的眼镜,出现在战场附近。美杜莎的御主显然是把藤丸立香当成了童谣的御主,在她出现以后就立马下令让美杜莎攻击她,不过很快,美杜莎又被童谣缠住了。

“让从者来袭击魔术师——不太公平吧,Lancer的御主啊。至少要打也是魔术师打魔术师,从者打从者比较正常吧?”站在童谣的身后,藤丸立香低下头,露出了一个暧昧而危险的微笑。

魔术师才不会在意这些所谓的堂堂正正,表面上他停下了对藤丸立香的攻击,却暗中又下令让美杜莎偷袭她。而这一指令早就被藤丸立香识破,在美杜莎接近她的时候,她只是轻轻一闪,就躲开了攻击。

“原来这次是强化了自己的反应能力吗,无名的魔术师?”

她没有理会他自以为是的解说,接连躲避着不断向自己挥来的镰刀,最后还是对美杜莎开了口:“安娜——?”

一切都在藤丸立香的意料之内。美杜莎的动作,停了下来。

那是她以前在乌鲁克伪装身份用的名字,除了花之魔术师以外,知道这个名字的,也就剩藤丸立香了。看到她停下了动作,藤丸立香确定她还记得曾经拯救过人理的自己。

看起来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的确比较好说话啊。她在心里自我暗讽着。

“请带着Caster离开这里吧,我……我无法违背Master的命令……”美杜莎压低了兜帽,面露难色,对藤丸立香如是说。

“我会的,安娜。”

她的确没有食言,暂时离开了美杜莎的身边,但童谣对美杜莎的攻击依然没有停止,美杜莎的御主也只好继续让她迎战童谣。她佯装败退,引诱着美杜莎和她的御主进入她的陷阱之中。

与其说是她的陷阱,不如说是童谣的陷阱。

藤丸立香躲进了森林中,藏在一颗树后面,等待着美杜莎的御主接近她。

“无名之森……?Lancer,快撤退!”

“你别想逃!”

然而三发子弹中的两发被美杜莎的镰刀拦下,还有一发打伤了美杜莎,藤丸立香还想继续追击时,美杜莎已经带着她的御主走出了她的射程外。

“嘁,该死。”

藤丸立香把手枪收回大衣中,无力地靠在树上。为了躲避美杜莎的攻击,为了能把自己的身体暂时强化到英灵的级别,她刚才几近透支了魔力。

“爱丽丝?”

一个孩子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天真烂漫,纯洁可爱。

“是爱丽丝,对吧?”

藤丸立香闭上了眼。好累……身体也动不了……

“你就是爱丽丝,爱丽丝就是你。”

听到童谣的话,藤丸立香勉强睁开了眼,困倦与魔力透支让她软弱得不堪一击。她张了张嘴,低声喃喃着:“我是……爱丽丝……?”

“变身吧~变身吧~你就是爱丽丝,爱丽丝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可爱的歌曲在藤丸立香的耳边响起。她闭着眼,慢慢露出了微笑——就像是十年前,那个无暇的自己,会对所有的英灵露出的表情一样,温柔而甜美。

变成爱丽丝,就能和您更近一步了吧……

“立香——!!”

这个声音……

藤丸立香又睁开了眼,循声望去。

“我不是……爱丽丝吗?”她迷茫地看着眼前一片模糊的男人。

“你这笨蛋,清醒一点,这是在童谣的无名之森里,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就出不去了!你根本不是什么爱丽丝!”

“那我……是谁?”

“你不是爱丽丝,你是藤丸立香,我的学生,迦勒底的御主,人理烧却的拯救者……弗拉德三世的家臣!”

“家臣……对……!”

在藤丸立香说出“家臣”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忽然出现了裂缝,在一瞬间支离破碎。她握住了眼前伸向自己的手,扑进了那个人的怀中。

童谣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现身在无名之森中的埃尔梅罗二世。他把藤丸立香护在了身后,带着敌意的目光,点燃了一支烟,看着童谣。

“另一个Caster——你,要和在下战斗吗?”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2)
©白蔷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