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蔷忘川

咕嘿嘿嘿。

[二世咕哒子]Parallel 5

*含有少量咕哒子→大公,注意避雷,推荐配合届不到的恋作为bgm食用本章(喂

*感谢 @八雲燐 太太友情提供了文内各种关于大公的历史资料qwq


5#

五天后。

从布加勒斯特到登博维察只需要两个小时不到的车程,从登博维察再到特尔戈维什泰寻找藤丸立香,却几乎花了埃尔梅罗二世一整天的时间。

他按照以前她给他寄的明信片的地址找到了她的家,但是敲门却无人回应,等到中午她的邻居才告诉他,藤丸立香一早就出门了。随后他又在城区里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间辗转,在繁华的市中心的广场流连,甚至在路过大都会教堂时他都想进去看看她是否会在那里虔诚地做礼拜,但今天并不是礼拜日,况且她也不是基督教信徒。

最后,他在中印塔前,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夕阳的余晖笼罩着荒凉的残垣断壁,一旁的王侯法院早已破败不堪,但唯有这座高塔仍然屹立不倒,这座高塔还有一个名字,叫落日塔,倒是很符合夕阳西下的苍凉。

她就站在王侯法院的遗址前,安静的像个雕像。埃尔梅罗二世走到她的身边,而她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盯着孤独的中印塔。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定居在这里吗?”

她没有问埃尔梅罗二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是怎么找到她之类的问题,跳脱的问题让他都有些看不透她现在在想什么,不过既然在罗马尼亚,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约莫能猜出个大概。

“弗拉德三世生前在这里生活过?”

“不仅仅是生活过,这里曾是瓦拉几亚公国的首都。他最辉煌也是最黑暗的时期,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藤丸立香这时才转向了埃尔梅罗二世,表情中略带困惑,“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你寄给我的明信片上写了你家地址,在你家门口等了两个小时以后你的邻居才告诉我你出门了。”

“所以你就找到这里了?”

“我找了你一整天,去了各种你可能会去的博物馆之类的地方,最后才在这里找到你。”

“这里可是他的皇宫遗址啊,我不在这里还会在哪里呢?不过老师为什么要来找我呢,明明我现在在罗马尼亚做什么都和老师无关吧?”

说罢,藤丸立香转身就离开了中印塔。

埃尔梅罗二世点燃香烟,对着她离去的背影,提高了音量说:“我只是想来告诉你一个情报,Lancer在和Rider的交战中耗尽了她的魔力,退场了。她的御主没来得及救她。”

他看见她明显停下了脚步,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只要不违背抑止力,藤丸立香想要召唤出替补的Lancer参加圣杯战争也并非不可能。毕竟她在各个特异点里也见过召唤替补之类的事情,在梦境里窥探到弗拉德三世的过去时也见过那场红与黑的圣杯大战。

“详细的回去再和我说吧。”藤丸立香面无表情地回头,但声音里明显带着轻快。

她的家从外面看起来和普通的公寓楼没有多少区别,但内在的构造却被她改造的像是中世纪的城堡一样,贴着灰砖墙纸,墙上的壁灯也是仿着烛台做出来的形状,壁炉的上方挂着一幅油画,是罗马尼亚的名画家特奥多尔·阿曼的《火炬战役》,描绘的是弗拉德三世生前诸多战役中最有名的一场——夜袭特尔戈维什泰,大概是从哪个展览上买下的复刻品。壁炉对面是一个褐色的真皮沙发,前面的木质小茶几上还摆着一瓶喝的只剩底的红酒和一个红酒杯,酒杯底还有残酒的痕迹。

藤丸立香回房间换了一身家居服,散下了一直束在脑后的低马尾,橙色的长发凌乱而松散地搭在背上。她往沙发上一坐,倒了一杯葡萄酒放在面前,这时才把目光移向了一旁仍然站着的埃尔梅罗二世:“随便坐吧,反正老师你在这里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在你这里抽烟你不介意吧?”

“随便。”藤丸立香拿起了酒杯,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老师,你刚才说到Lancer败退了是吧?”

“是的。Lancer和Rider交战以后因为魔力不足而败退,Rider在这一场战斗里也受了重伤,被Berserker伏击,在我离开的时候,Rider的御主已经用完了令咒,败退也是迟早的事了。”

“可能性有多大——我是说,在圣杯战争开战以后,召唤替补的可能性。”

“以前没有过先例,但不代表不可能,虽然这个圣杯战争和你在特异点见到的情况也不太一样就是了。”

“老师也会参战吗?”

“我不会。如果我参战的话……就会成为你的敌人。”

“所以老师是把召唤替补的资格让给我咯?”

“反正现在我也劝不住你,不是吗?”

“是啊。”

藤丸立香突然笑了起来,绝非是虚伪做作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如同获得解脱一般的笑。

“凌晨十二点,就在中印塔,我现在就去准备了。”

“我和你一起去,立香。”

从藤丸立香的固执中,埃尔梅罗二世察觉到了一些端倪。这场圣杯战争只是众多亚种圣杯战争的一场,而这样的亚种圣杯战争最多只能当成是魔术师之间的实战演练,并不能到达魔术师倾其一生追求的根源,也自然无法实现她的王的愿望。但即使是这样,她依然坚持要参加这一场圣杯战争,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妄图在开战前暗杀Lancer或是Berserker的御主,而现在她还要尝试此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在开战以后召唤从者这种事……

在童谣的无名之森里,他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地方,这些异常都源于藤丸立香体内异常运作的魔术回路。

藤丸立香的魔术回路,在十年前,离开冠位时间神殿后,就出现了一些异常。但那时候的她还是埃尔梅罗二世的学生,关于她的魔术回路的异常,他也叮嘱过她,一直让她小心使用。但在和她分别以后,他无法再监视到她的魔术回路的情况。

再次见到她的魔术回路时,埃尔梅罗二世只看见了她原本就残破的魔术回路变得更加破败了。

他担心她可能会召唤失败,但又拗不过她的固执,最后只好做出这样的选择,跟随她一同去召唤。

一旦出现意外,他还可以动用最后的手段——鉴识眼,介入藤丸立香的魔术回路中帮她完成召唤。

月色之下,她把那件披风放在召唤阵的正中央,念动着尘封十年的咒语。猩红的光芒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蜿蜒,逐渐形成了召唤阵的图案,但那种光芒里,却藏着令人心焦的魔力流动。

不对,这是……

“停下来,立香!”

埃尔梅罗二世推开了正在召唤阵前专心念咒的藤丸立香,手中点燃的雪茄在空气里划出烟灰色的图案,带着金色的微光,击中了召唤阵中心出现的那个“东西”。

金色的光打中了那团黑雾,它在空中飘了飘,旋即猛扑向他。

“啧。”

埃尔梅罗二世咋了咋舌,又开始在空中划出图案。

“老师,小心!”

又是一道红色的幽光,禁锢住猛扑向埃尔梅罗二世的那团黑雾。藤丸立香从大衣里抽出手枪,银色的子弹带着刺骨的寒意,击中了不祥的黑雾。那是被魔术附魔的银子弹,对从者与魔术师都能造成强大伤害的神秘杀手。

“净化吧。”

金色的微光包裹住黑雾,逐渐消失在草地上。

“刚才那个是——”

“幻灵。”

“什么……”

比从者和影从者都更为低级的存在,多半都是召唤失败的产物。

藤丸立香的表情很痛苦。

埃尔梅罗二世亦是。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9)
©白蔷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