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蔷忘川

咕嘿嘿嘿。

[韦伯咕哒子]箱底的旧照片

*韦伯x咕哒子,不知道是什么AU,咕哒子视角,意识流,ooc

*灵感来源:やなぎなぎ-終わりの世界から

 

1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

醒来以后只觉得头痛欲裂,在反复确认了自己没有发烧以后,我吃了几片头痛药就去上学了。

因为剧烈的头痛,我几乎一整天都没吃下东西,直到社团活动的时间,我才终于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反正在文学社这种地方也用不了多少力气,也许去那里看看小说又能恢复一些。

况且,文学社的社长,是我一直暗恋的一个学长,名叫韦伯·维尔维特。他每天都会在那里看书,看到傍晚才离开学校。只要能看到他,我想我应该会觉得不这么难受吧。

小时候,韦伯是我的邻居,但是四年前他因为家里的原因搬走了。没想到,我却考进了学长所在的中学,几经打探后,我也加入了学长所在的文学社。尽管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社团活动的几个小时,但对于和他分别了四年的我来说,还能见到他,我就满足了。

社团活动室里空无一人,韦伯还没来,大概是在做值日之类的吧。

我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有些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随机翻开一页,盯着书上的某一个字发着呆,直到看到我都快要认不出那个字是什么。

“立香,怎么了,看起来很没有精神喔。”

面前突然放了一瓶蜜柑汁,还伴随着韦伯的声音一同出现。我猛地从桌上抬起头,慌乱地看向对面的他:“诶?韦伯学长……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来的,因为升学的事情去老师办公室聊了一会儿。”韦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是生病了吗?脸色不太好。”

“没……没什么,我没关系!”

我立起了书本,挡住偷偷瞄着他的视线。

说到升学……他今年是毕业班了吧。以他的成绩,应该会去一个很好的高中上学,他一直都是一个很认真学习的人,小时候经常去他家玩的我再清楚不过了。

他喜欢在安静的教室里看书,很少参加学校的活动,而我本来应该是更会玩闹的人,但自从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我也几乎没再参加过学校的活动,一有时间就到他在的教室,坐在他旁边的座位,和他一起看书。

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想要努力迎合他的爱好,认同他的理想。

“学长……准备考到哪里去呢?”

我猜韦伯应该不会说决定考到我们学校的高中这种话,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去一个更好的学校。

“现在还没想好。我可能会去一个离家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吧。”

“也就是说……学长毕业以后,我是不是又见不到学长了?”

韦伯露出了有些可惜的神色:“说不定是的。”

我们没有进行更多的对话,各自又沉浸在书的世界中,直到天色渐渐变暗,我才和他一起离开学校。我们的家现在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刚走出校门,我就不得不和他道别了。和他分开以后,我站在月台前等着电车,想着他说的话,不自觉地揪起打卷的发尾。

也许这一次和他分开就真的会是永别了吧?

我垂着头思考着韦伯的事情,全然没有注意到错过了一班电车。

有一些话,要是这一次没能说出口的话,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了。

 

2

深夜,我躺在床上,抱着枕头,透过天窗看着星空,却难以入眠。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曾经一起去看烟火大会,因为不小心和大人们走散了,我们只好坐在草地边的长椅上,一起数着星星,我所有关于星座的知识,几乎全是他教给我的。

后来,我们一直没能等到来接我们的大人,就跑到了附近的神社里等着。据说那个神社的巫女有超能力,因此许愿特别灵验,我便去神社里许下了一个幼稚却又胆大的愿望——“将来,我要成为韦伯的新娘”。

只是,我没有把这个愿望告诉韦伯,而是默默地藏在心里,每当有流星划过时,就会把它再翻出来重复三遍。

“向流星许愿这种事可是很不靠谱的哦,如果真要实现愿望的话,可要真实地付出努力才行啊!”

每次当我看到流星闭上眼许下愿望时,韦伯总会在我身边这么说。我也总会不甘心地回答他:“学长真是的,就不允许别人有一点小小的幻想吗?”

我当然也在努力,努力地变成他会喜欢的文学少女的模样。

也不知道现在的韦伯,会喜欢这样的我吗?

“说起来……学长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放学后,我和韦伯说我要绕路去商场,就和他一起走了一段路。路上,我装作无心地问起这个问题。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嗯……就是好奇,因为之前学园祭上感觉学长很受女孩子欢迎的样子。”

韦伯红着脸偏开头,也许是在害羞吧。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难为情地开了口:“不……也没有很受欢迎……只是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好意……”

“这样吗?不过学长现在还没女朋友吧。”

“嗯,没、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韦伯一聊起情感类的话题就总是遮遮掩掩的,看不出他究竟是有心仪的对象只是还没表白,亦或是现在的他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些事。

话题又回到了最初我的疑问上。韦伯没有回答我,有些纠结地看着马路对面。我也顺着他的视线看着对面,是几个女大学生模样的人,身材高挑,充满成熟的气质。

“大概……成熟一点、知性一点的女孩子吧?要是能有兴趣相投、一起看书的女孩子当然最好了。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啦,立香?”

“没什么……”

唯独这件事,唯独这副模样,我无法为他改变。因为我从年龄上就比韦伯小了一岁,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变成那种知性又成熟的年长的女孩子。

和韦伯分别以后,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回过神来,我竟然走到了我们小时候一起去过的神社。

我突然想起来这个神社的巫女能够使用超能力,所以在这个神社里许下的愿望是很灵验的。我快步走到神社的赛钱箱前,投下500円的硬币,双手合十,又许下了一个崭新的愿望。

“神啊,如果你能听见我的祈祷,请让我变成他喜欢的知性又成熟的模样吧。”

“你想要,实现愿望吗?”

身后传来了木屐踏上石砖的清脆声响,一个身着巫女服的女性拿着御币轻声对我如是说。

“嗯!我想要变成学长喜欢的那样!”

“那么,我会用我的能力替你实现愿望。但是,你要记住,能力是单向的,若是改变了你就再也变不回来了,而且你不能和任何人说实现愿望这件事,否则你就会消失,即使这样你也要实现你的愿望吗?”

“当然。”

巫女挥舞着御币,口中念着类似百人一首那样深奥的句子。我的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目眩的白光,然后我便失去了意识。

 

3

再次醒来时,我正躺在家里的床上。

我拿出手机,发现我自从那个夜晚失去意识后,已经睡了三天了。一边思考着学长会不会担心我三天都没去学校,我一边翻身下床准备换上制服。

当我脱下睡衣时,我差点没有认出镜中的自己——我真的变成了三天前马路对面的那些大学生的模样,头发的长度虽然没有变化,但身材变得成熟了许多,至少从外表上,我真的变成了知性又成熟的女性了。

我兴奋地在衣柜里翻出一身看起来成熟不少的装扮,怀揣着满腔兴奋,迫不及待地向学校狂奔,第一时间想要找到韦伯,让他看看现在的我,然后……或许我能顺势和他告白,或许我就能和他相恋了吧。

然而学校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也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这才发现醒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下午了,不禁有些失落。

算了,明天去找他也没关系吧?

我只好又打道回府,却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韦伯。他满头大汗地在我家门口喘着气,靠在我家对面的围墙上,焦急地看着我的卧室。

我刚想开口叫住他,他却皱起眉,忧伤地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翻了半天,又烦躁地揉着头发,最后踢了一脚电线杆边的石子,从我家门口离开了。

他是在找我吗?

可是……可是我不能告诉他我就是他在找的那个藤丸立香。因为我不能告诉他我是用了巫女的能力实现的愿望,变成他喜欢的模样,否则我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突然有一点后悔了,是不是不应该如此草率地向巫女说出我的愿望呢?

因为外表变成了几年后的我,所以现在的我不能继续去学校上学了。这几天,我一直在附近的一所大学里旁听,观察大学生们的行径,学习她们的一举一动。

而这几天,韦伯几乎每天都会来我家附近徘徊一段时间,每一天在我家门口徘徊时,都是一副焦躁的模样,好像因为我忽然消失变得很困扰。

看到他消沉又焦躁,我也有些心烦意乱,便散步来到附近的公园里,走到小时候我们一起玩的秋千旁坐下。

果然我还是应该和他说一声究竟发生了什么吧?这么想着,我打开了手机,在邮件编辑界面上停顿着,删删改改许久,也不知该怎么委婉地告诉他这件事。我想起巫女说的话,生怕我连用邮件表述这件事都会让我消失。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正当我在犹豫怎么把这件事告诉韦伯时,他恰好出现在我面前。

啊啊,这里——一直以来都是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秘密基地啊!回过神来,我才想起这件事,愣了许久才回答他的话:“嗯……无意中找到的。”

“这样啊……我还以为……”他失落地低下了头。

“怎么了吗?”

“我……我在找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她叫藤丸立香。这里是我们小时候会一起来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地方。”他说,“那个,如果你知道些什么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我……”

我仍不知该如何把这件事告诉他,只好欲言又止。

“不好意思……我也有点太感伤了,抱歉打扰你了。”他向我点点头,又慌乱地跑走了。

别走,韦伯学长,别走……

我就在这里啊——!

 

4

天气渐渐暖了。

我看着桌上的台历,今天被我用红笔画着圈,是韦伯毕业的日子。

自从那天和他在公园分别后,我再也没能见过他。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在找我,或是就此把我忘记了呢。

我越来越后悔那天在心血来潮之下找了巫女变成这副模样,但时间无法倒流,我做什么似乎都于事无补。我不能对韦伯说出“我就是你要找的藤丸立香”这种话,因为一旦告诉他我是用巫女的能力变成这副模样的话,我就会消失。

无法去参加毕业式,无法得到喜欢的学长的第二颗纽扣,甚至无法向他传达我的感情,现在的我,变成这副模样……真是糟透了。

果然,实现愿望这种事……还是得靠自己的努力吧。

我想起了韦伯对我说的那句话,不禁潸然泪下。他是不是早就想到我会做出这种蠢事才一直叮嘱我呢?

我在学校门口徘徊了片刻,最后还是没能走进学校,没能向韦伯送出我本该对他说出口的毕业祝福。

不知不觉间我又走到了公园,走到了我们两人的秘密基地里。韦伯正坐在秋千上,看到是我来了以后,眼中兴奋的光又黯淡了下来。

“如果你就是她的话该多好……”

“她是你很重要的人吗?”

“嗯。”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是我最重要的人,不,是我最爱的人。”

我真是……笨蛋啊。

不折不扣的笨蛋立香啊。

为什么我没有对他表白出口就擅自去找巫女使用了能力,为什么我连他的心意都不知道就做了这种事……

“你怎么了?”韦伯抬起头,看着泪如雨下的我,有些手足无措。

恋爱果真是非常奢侈的感情啊。

“我真是笨蛋。”我抱住了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啊,韦伯学长……”

“立香?这是怎么回事?”

我把真相告诉了他,果不其然挨了他一记弹指。韦伯又气又急地看着正在消失的我:“立香你这笨蛋!都说了愿望这种事要靠自己的努力实现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他向消失的我伸出了手,而我没能抓住他的手,便被吸进了混乱不堪的时空中。

 

尾声

我做了一个混乱不堪的噩梦。

从梦中清醒的我睁开了眼,望着钢灰色的世界,瘫在床上深呼吸。

我翻找着随身携带的行李箱,在箱底里找到了一张褪了色的旧照片。照片上,我挽着一个比我年长一些的男孩子,天真地笑着。

我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吗,韦伯·维尔维特?

眼前仿佛还在回放着韦伯学长把蜜柑汁放在我面前和我微笑的模样,我无奈地闭上眼,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又把这张旧照片压回了箱底,从箱子里找出了来到这里之前我的向导给我的手册,按照上面的说明走向管制室。

“您好,我是48号御主候补,藤丸立香,从今天开始在迦勒底工作,请多指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57)
©白蔷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